最穷上市公司,账户只有178元,老板套走40亿!

汇源果汁的创始人朱新礼曾经说过:” 做企业,要当儿子养,当猪卖。”

当企业还是老板私人的时候,他们把企业当亲儿子一样经营;当企业要上市的时候,他们把企业当猪一样卖;当企业成为公众公司的时候,有的老板就开始杀猪。

王应虎就是这么一位老板,当他把一手创办的华泽钴镍推上市之后,就凶狠地举起了屠刀,开始杀猪了。

他从上市公司先后掏走 40 亿,华泽钴镍成了 A 股最穷的上市公司,账户上资金余额只有 178 元。因为交不起几百块钱运营费用,公司网站还被停止服务。

华泽钴镍戴上 ST 帽子,面临退市;王应虎编织了 ” 保壳大计 ” 的美丽谎言,以此忽悠股东、忽悠员工、忽悠监管,却不归还上市公司一分钱。

最后,ST 华泽被终止上市,大股东一手将自己做大的公司搞死。

王应虎为何要将自己的公司搞死?他是如何一步一步把公司掏空?他最后得到了什么惩罚?

一、

王应虎是陕西人,1958 年出生,有着非常光鲜的履历。

与当时很多农民企业家不一样,王应虎的学历非常之高。1981 年,23 岁的王应虎考入西北大学化工系;1986 年,王应虎又考上了上海华东化工学院的研究生。

1989 年,王应虎研究生毕业后,就到深圳创办了深圳密士达公司。

在深圳,王应虎完成了最早的商业训练,并在此赚到了第一桶金。

1994 年,36 岁的王应虎,回到陕西,创办了陕西星王化工有限公司,进行有色金属制造。

经过几年的打拼,星王集团成了有 18 亿资产,2800 名员工的陕西知名企业。

2004 年,王应虎又创办了陕西华泽钴镍金属有限公司。随后,他将一儿一女,王涛和王辉,安排进入华泽钴镍,成为了公司高管。

此时,他们在等待一个借壳上市的机会;直到有一个叫陈健的富豪,带着 ST 聚友的壳,出现在他们父子面前。

ST 聚友的前身,是成都泰康化纤股份有限公司,原本是成都国资委下面的一家上市公司。

1998 年,陈健以每股 2 元的价格,接手了泰康化纤的控股权。

2003 年,陈健将上市公司更名为 ” 聚友网络 “,将化纤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家网络公司。

业务方向的转型,并没有给公司带来业绩的实质增长;相反,从 2004 年到 2006 年,聚友网络连续三年出现了亏损。

2007 年 5 月 23 日,ST 聚友暂停上市,陈健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到处寻找接盘侠,希望将上市公司的壳保住。

2008 年 10 月,陈健找到了上海地产商中名控股集团,企图将房地产业务注入 ST 聚友,实现借壳上市。

但那时候房地产遇到了最严调控,原则上房地产公司不让在 A 股上市,也不能借壳上市。

2010 年 7 月,双方合作告吹。陈健又马不停蹄地找到了陕西矿业大佬,王应虎。

两人一拍即合,当年 11 月,双方就签订了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

2012 年 3 月,ST 聚友聘请国信证券作为保荐机构,瑞华会计事务所作为审计机构。

一场一开始就存在造假的收购,由此拉开序幕;国信证券和瑞华会计事务所,也在多年之后,被此次重组拉下水。

二、

2013 年 10 月,ST 聚友的重组方案获批,ST 聚友向王应虎家族定向增发 3.51 亿股,每股价格为 5.39 元,作价 19.75 亿元,收购陕西华泽 100% 股权。

当时,陕西华泽的账面净值只有 5.85 亿元,增值 13.91 亿元,溢价 238% 收购。

事后调查发现,如此高溢价的情况下,陕西华泽还是在财报上做了假,隐瞒了关联交易。

为了顺利完成借壳上市,陕西华泽做了出业绩对赌:2012 年净利润不低于 2 亿元,2013 年净利润不低于 2.39 亿元,2014 年净利润不低于 2.79 亿元。

收购完成之后,ST 聚友更名为华泽钴镍,王应虎的女儿王辉持股 20.7% 为第一大股东,王应虎的儿子王涛持股 20.7% 为第二大股东。

王应虎一家人齐上阵,王应虎本人任副董事长,王涛担任董事长,王辉担任董事,牢牢把控住了董事会。

他们知道无法完成对赌业绩,收购完成没几个月,就将手头上的股价全部拿去质押。

果然,2013 年实际利润与对赌利润少了 7000 万元,2014 年虽然完成了 2.18 亿,但依然不及预期。

王氏家族应该拿出股权补偿利润,但此时股权已经被质押,对赌协议形同虚设。这就样,王应虎用 ” 拖 ” 字决,赖掉了 1 个多亿的利润补偿款。

通过质押股权融资,以抵赖对赌利润补偿,只是王应虎掏空上市公司的第一步。

从 2013 年华泽被 ST 聚友收购确定那一时起,王应虎就通过控制天慕灏锦、臻泰融佳、陕西盛华、陕西青润和、陕西天港签订虚假合同,将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转移并占用。

到 2015 年,王应虎累计占用了上市公司 13 亿元,将现金悉数套走。

为了掩盖占用资金的事实,王氏家族将高达十几亿的无效票据,充当还款,以掩人耳目。

王氏家族占用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是其掏空上市公司的第二步,但这并不能满足他们贪婪的胃口。

紧接而来的,就是第三步,通过上市公司担保借款。

2015 年 11 月,王氏家族让病入膏肓的华泽钴镍开出 3 亿元的商票,用以担保质押给金融机构,将 3 亿元贷款,转入了王氏家族控制的关联公司。

通过股权质押、抵赖赔偿款、占用非经营性资金、担保借款,王应虎一家人,用尽了一切能用的手段,从上市公司套走了将近 40 亿元。

最后,上市公司账户余额只有 178 元,2000 多万的员工工资和社保资金,却被无情地拖欠。

由于王氏家族操纵董事会,导致上市公司的高管纷纷离职,为了吸引听话的高管,这边还在拖欠工资的王应虎,另外一边却以上百万的年薪,聘请高管。

即便如此,没有高管愿意为虎作伥,高薪不过是空头支票,一些逐利而来的高管,干一两个月就受不了,跑了。

现代企业的管理制度,在王氏家族把控董事会的情况下,完全失效,股东大会和董事会形同虚设。

三、

2016 年 5 月 12 日,华泽钴镍的 17 名董高监被立案调查,华泽钴镍也被戴上了 ST 的帽子。

2 年之后,证监会做出了处罚:王涛处以 90 万元的顶格罚款,王应虎和王辉给以警告,并罚款 30 万元。三人都被终生禁入市场。

2018 年 3 月 21 日,停牌 2 年之后,ST 华泽复牌,开启了一波长达 45 个交易日的跌停板,创出 A 股跌停板历史记录。

不知情的小股东,经历了股价从 13 元每股,一路下跌到 0.45 元,连渣都没得剩。

那段时间,王应虎还提出了 ” 保壳大计 “,但只打雷不下雨,套出去的钱,王氏家族一分也未归还上市公司。

2019 年 7 月 8 日,ST 华泽正式退市,退市当天的价格,每股只有 0.37 元。

6 万名损失惨重的投资者,将华泽钴镍告上了法庭,一起坐上被告席的,还有国信证券和瑞华会计事务所,他们一起承担连带责任。

2020 年 3 月,法院判决华泽钴镍赔偿投资者所有损失,但已被彻底掏空、行将就木的华泽公司,拿什么去赔偿投资者呢?

华泽钴镍和中小股东跌倒,王氏家族却吃个大饱!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