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性或是新冠5倍的问题来了!

以上音频技术来自:讯飞配音

投资小红书—第 39 期

也即差不多两代

近期身处内陆的武汉和南通遭遇大风灾害,据相关新闻发布会,武汉龙卷风已致 8 人遇难,230 人受伤;南通强雷暴大风天气造成 11 人死亡,102 人受伤。

风暴来自哪里尽管仍有科学上的争论,但比尔﹒盖茨在《气候经济与人类未来》一书中对 ” 风暴越来越猛烈 ” 的现象进行了科普解释:气候变暖,风暴会越来越猛烈,这是因为随着平均温度的上升,更多的水从地表蒸发到大气中。水蒸气是一种温室气体,但与二氧化碳或甲烷不同的是,它不会在大气中存留很长时间。最终,它会以雨或雪的形式降落回地面。在冷凝成雨的过程中,水蒸气会释放大量的能量。任何经历过雷暴雨的人对此都深有体会。

” 地球暖化在某个时间点会演变成灾难,即便最糟糕的情况发生在 50 年之后,我们也需要现在就行动起来,这也是一个巨大的经济机遇,那些建立起伟大的‘零碳’企业和伟大‘零碳’产业国家,无疑将在未来几十年里引领全球经济。” 比尔﹒盖茨振臂疾呼道。

尽管在当前的市场上,碳中和已成为一条投资主线,但投资者仍然缺少对碳中和的迫切性、艰巨性和碳减排路径的全貌了解,比尔﹒盖茨的《气候经济与人类未来》无疑是一本通俗易懂的理解碳中和与零碳新经济的前沿性读物。我国在 2020 年 9 月承诺碳排放力争 2030 年达到峰值,2060 年实现碳中和,世界处于零碳经济的前夜。

碳中和的迫切性:飓风、干旱、山火、海平面上升 …

20 年前,比尔﹒盖茨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公开谈论气候变化问题,更别提写一本书了,他学的是软件工程,而不是气候科学。他是通过盖茨基金会关注能源贫困问题,开始关注气候变化的。

与我们普罗大众一样,在一开始得知全球温度的小幅上升(升高 1 到 2 摄氏度)确实会造成很多麻烦时,比尔﹒盖茨也感到惊讶。当他在会见了多位精通能源和气候问题的专家后就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气候就好比一个正在被缓缓注水的浴缸,即便我们把水调到涓涓细流的程度,浴缸早晚也会被注满,而浴缸水满之后,水自然会流到地面上。这就是我们必须阻止的灾难。

比尔﹒盖茨总结道,温室气体捕获热量,导致地球表面平均温度上升。温室气体越多,地球表面温度的上升幅度越大,一旦进入大气,温室气体就会留存很长时间,今天排放到大气的二氧化碳,一万年之后仍存留大约 20%。

” 地球温度越高,人类的生存越艰难,因而很难再谈人类的繁荣发展。对于某一给定幅度的温度上升造成的破坏,我们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但我们有充足的理由对此表示担忧。” 比尔﹒盖茨认为,相比工业化时期,全球平均温度已经因为人类行为升高了至少 1 摄氏度,如果我们不着力减排,那么到 21 世纪中叶,全球平均温度可能会上升 1.5-3 摄氏度,到 21 世纪末将上升 4-8 摄氏度。

暖化的地球对人类的影响不只是越来越猛烈的风暴。比尔﹒盖茨的研究认为,使用 1918 年西班牙流感和当前新冠肺炎疫情的数据,可以估算出全球流行病导致的全球死亡率—每年每 10 万人中约有 14 人死亡,而到 21 世纪中叶,气候变化可能变得跟新冠肺炎一样致命,它的致命性达到该流行病的 5 倍。

就飓风而言,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气候变化导致风暴更 ” 潮湿 “, 发生强风暴的次数也在不断增加。地球暖化还带来哪些影响?

首先,异常炎热的天数将会增加。比如,20 世纪 70 年代中期,微软创办地新墨西哥州的阿尔伯克基平均每年约有 36 天温度超过 90 华氏度。到 21 世纪末,这样的高温天气每年可能会达到 114 天。换句话说,当地居民每年经受炎热天气的时长将从 1 个月增加到 3 个月。

空气温度越高,其所容纳的水分越多。随着温度的升高,空气变得愈加干渴,进而从土壤中汲取更多的水分,到 21 世纪末,美国西南部地区土壤中的水分将减少 10%-20%,遭遇旱灾的风险概率将至少增加 20%。全球气候变暖意味着山火的发生会变得更频繁,更具破坏性,暖空气从植物和土壤中吸收水分,使得一切易于燃烧。

其次,额外热量造成的另一个结果是海平面上升,这其中一部分是极地冰的融化,另一部分是海水升温后会膨胀。对于极端贫困人口来说,海平面上升对他们造成的影响更严重,孟加拉国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最后,额外的热量和导致额外热量产生的二氧化碳还会对动植物产生影响。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引用的一项研究指出,全球升温 2 摄氏度会让脊椎动物的区域分布范围缩小 8%,植物的地域分布范围缩小 16%。如果温度上升 2 摄氏度,珊瑚礁可能完全消失,这相当于破坏了 10 多亿人的一个主要海产品来源。

碳中和的艰巨性:从 510 亿到零

比尔﹒盖茨认为,关于气候变化,你需要知道两个数字:第一个是 510 亿,第二个是 0。510 亿是全球每年向大气中排放的温室气体大致吨数,是全球每年排放的二氧化碳当量;”0″ 是我们需要达成目标。

这里所说的 “0” 目标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 ” 零排放 “,而是 ” 近净零排放 “,我们仍会排放一定量的碳,但我们有办法消除它。这是一场要么及格要么不及格的考试:如果实现 100% 的减排,一切都会很棒,但如果只实现了 99% 的减排,一切都是灾难。当然减排越显著,效益越大。但减少 50% 的排放量并不能阻止温度上升,它只能起到延缓作用,也是说,某种程度上,它只会延迟而不会阻止气候灾难的到来。

比尔﹒盖茨说,除非我们迅速实现零排放,否则糟糕的事情(或许有很多)极有可能在我们大多数人的有生之年发生,非常糟糕的事情则会在下一代人的时间发生。即便气候没有恶化到威胁人类生存的程度,它会让大多数人的境况变得更糟,对极端贫困人口的影响更甚。

零排放是一项异常艰巨的任务。因为经济活动大幅放缓,2020 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降幅可能在 5%,这 5% 的降幅是在 100 万人死亡,数千万失去工作的背景下取得的。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此次降幅有多大,而是降幅有多小。

比尔﹒盖茨说,巴黎协定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超过 190 个国家签署了这项旨在限制排放的协定,如果各国都兑现了各自的承诺,到 2030 年,温室气体的年排放量可减少 30 亿 -60 亿吨,尚不及当前总排放量的 12%,而这是一个起点—一个证明全球合作存在可能性的起点。

比尔﹒盖茨分析认为,在芯片领域,摩尔定律发生作用,今天的芯片性能相比 1970 年进步了 100 万倍,但摩尔定律很难在太阳能电池板上发生作用,20 世纪 70 年代,晶体硅太阳能被引入时光电转换率为 15%,今天这个数字是 25%。

能源行业无法像计算机行业一样实现快速变革,技术只是原因之一,还涉及规模问题。能源行业规模巨大,也是全球最庞大的业务之一,其每年的市场规模高达 5 万亿美元。任何大而复杂的事物都会抗拒改革,自觉或不自觉地,我们在能源行业养成了很强的惰性。

碳中和发力的五个方向

比尔﹒盖茨说,尽管有些东西(比如电力和汽车)会受到较多关注,但它们只是话题谈论的浅层次,乘用车在交通运输排放总量中的占比不到 50%,交通运输排放总量在全球温室气体总排放量的占比仅为 16%。

相比之下,钢和水泥生产过程中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在全球总排放领中的比例达到 10% 左右。

在过去 10 年里,太阳能和风能的发电成本降幅令人惊讶,比如 2010-2020 年,太阳能电池的价格已经降到了接近先前的十分之一,而整套太阳能系统的价格仅在 2019 年就下降了 11%。之所以出现这么大的降幅,一个主要原因是 ” 边做边学 “:道理简单,就某种产品而言,我们生产的次数越多,生产它的熟练程度就越高。

我们制造了数量庞大的材料,并在此过程中排放出可观的温室气体—占每年温室气体总排放量 510 亿吨的近三分之一。水泥带给人类的挑战最大,不过有些公司已经有了出色的创意,然而即便这些方法成功了,它们也无法提供 100% 的 ” 零碳 ” 水泥,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必须依靠碳捕获装置和直接空气捕获技术来捕获未来水泥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一种非常酷的炼钢法就是用电力取代煤炭,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二氧化碳产生。清洁电力还可以解决另外一个问题—塑料生产,那么塑料终有一天会变成 ” 碳汇 “,一种消除碳而不是排放碳的方式。

在全球范围内,肉牛和奶牛养殖规模大约 10 亿头,它们每年打嗝和放屁所排放的甲烷,就所造成的温室效应而言,相当于 20 亿吨二氧化碳,占全球温室气体总排放量的 4%。我们可以在减少肉类食用的同时仍享受肉的每位,选项之一就是植物基人造肉。

在交通领域,” 零碳 ” 的未来基本是这样的:利用电力驱动我们能驱动的所有交通工具,并以廉价燃料为其他交通工具提供动力。之于成本,电动乘用车的拥车成本很快会降到比燃油车更低的水平。

比尔﹒盖茨认为,我们不能仅仅把目光放在易于实现的目标上,现在随着气候问题越来越严峻,我们需要把工作重点放在难啃的骨头上:电力储存、清洁燃料、清洁水泥、清洁钢材和清洁肥料等。技术、市场、政策就像三根杠杆,可以用来帮助我们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

来源:券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