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之最》:悲惨、仇恨和救赎

    人生里哪有百分百的鸡汤,这世间的善恶黑白,也从来不是泾渭分明。

    —————

    悬疑剧近年来在市场上颇受欢迎,但要制作一个爆款悬疑剧,并不容易。它首先要求有一个一流剧本,构思巧妙、逻辑缜密、情节紧凑;还需要一个高水准制作团队,完成从文字到视觉的完美演绎。4月30日登陆网飞的西班牙悬疑剧《无罪之最》显然是年度“爆款”之一。该剧一开播就被观众捧为“烧脑神剧”,在各大网络平台得到力荐并引发热议,豆瓣上也拿到了8.6的高分。

    《无》剧改编自惊悚大师哈兰·科本的同名小说,由西班牙知名导演奥里奥尔·保罗执导。保罗的代表作之一是悬疑电影《看不见的客人》,2017年在中国上映时获得了票房口碑双丰收。

    《无罪之最》的故事,从一个悲催的男人马特开始。法律系大学生马特本有着美好前程,未想某天在酒吧卷入一场无聊打斗。纠缠中他不小心将大学生丹尼推倒致死,最终因过失杀人而锒铛入狱。马特服刑期间,父母出车祸丧生;出狱后与哥哥组建事务所,哥哥不久因病离世,简直衰到了极致。

    将马特从人生谷底拉出的,是奥利维亚,一个他曾经邂逅又因机缘巧合而重逢的魅力女性。坠入爱河,结婚买房,即将迎来新生命……马特欣喜地发现,上天还是仁慈地给了他重启人生的机会。但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马特收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自拍照,是从出差的奥利维亚的手机发出的。紧接着收到的视频更让马特震惊,昏睡的妻子,赤裸的男人,可疑的酒店房号。奥利维亚为何失联?这个莫名阴险的男人是谁?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

    第一集在观众满脑的问号中戛然而止,第二集竟直接跳到了女警洛蕾娜的故事。洛蕾娜幼时经历过父亲自杀,在修道院长大,为当一个好刑警牺牲良多。这一天,她被派去调查一起修女自杀案。

    “我是谁?我在哪儿?这两集有啥关系啊?”看似独立的两个故事令一头雾水的观众不禁发出“灵魂拷问”。直到第二集结尾,马特打开房门,外面站着的是来查案的洛蕾娜,观众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两个故事连上了!

    这是《无罪之最》的独到之处。它采用多线推进的方式,每集从一个重要人物的第二人称旁白开始。自杀的修女、被雇佣的阴险男、背负秘密过往的恶警、丹尼的父亲……在缓缓道出的“你”的故事里,这些配角成为某个时段的主角,人物形象逐渐丰满,来龙去脉慢慢清晰。

    一层层抽丝剥茧之后,观众惊讶地发现,原来每一集都像一块拼图,看似不重要的情节、貌似不起眼的人物,都可能是另一处的关键。各种线索交汇,直到所有碎片拼到了一起,你才终于明白,原来这是个环环相扣,交织着过去和现在好几段爱恨情仇的复杂故事,而连接起所有故事的关键人物,不是马特,是奥利维亚!

    如果只是讲一个精彩故事,《无罪之最》并不会获得如此多的掌声。它的另一出彩之处,是在悬疑中揉入了对人性,对善恶以及关于自我救赎的深度探讨,令观众在观剧时不仅更有代入感,还能激发强烈的共鸣。

    比如马特和丹尼父母。当你失误伤害他人时,除了忏悔还能做什么?当别人无意伤害到你时,你会选择原谅还是报复?剧中马特出狱后和丹尼母亲定期会面并叫她“妈妈”,一度令观众毛骨悚然。但随着剧情发展,大家会发现,这两个人是直面人生,在谅解和慰藉中互相救赎。丹尼的父亲则在痛失爱子的悔恨中固守仇恨,人生陷入毁灭。

    又比如奥利维亚和她相依为命的姐妹们。命运悲惨的脱衣舞娘为了逃离人间炼狱孤注一掷。但过去真的可以就此埋葬吗?因为命运捉弄而人生截然不同的姐妹们,是依旧相依相爱还是暗生仇恨?剧中姐妹基米用报复来表达她被抛弃的恨意,奥利维亚则用飞身挡枪来表达自己的愧疚,两人最终在生死攸关中完成自我救赎。

    “与过去一点点断开联系,帮助那些想重新开始的人 ……你就会知道,你不需要任何其他东西,就能感到快乐。”《无》剧的结尾有一大段的“鸡汤”旁白,配合马特和奥利维亚新生活的场景,非常治愈。但人称“反转王”的导演仍然在彩蛋里埋下了一个小小的反转。马特曾跟奥利维亚许诺,以后彼此坦白不再隐瞒,但是,“也许,你只是把某些事埋在了心里!”

    这是《无罪之最》的高明之处——人生里哪有百分百的鸡汤,这世间的善恶黑白,也从来不是泾渭分明。

林蔚 来源:中国青年报

<input type=checkbox value=0 name=titlecheckbox sourceid="SourcePh” style=”display:none”>

2021年05月25日 09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