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南鹏:职场中最珍贵的特质是保持好奇心

本文首发于《管理视野》2017 年 7 月,来自微信公众号:复旦商业知识(ID:BKfudan),题图来自:作者提供

2021 年 4 月 13 日,美国《福布斯》杂志公布了一年一度投资领域的 ” 奥斯卡 ” ——全球最佳创投人榜,曾经保持华人投资家最高纪录,数年蝉联冠军的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这次屈居第二。

过去十余年,沈南鹏带领红杉中国投出了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代表案例有字节跳动、美团点评和拼多多。在奇虎 360 创始人周鸿祎的感觉中,沈南鹏就像是一条海洋里的鲨鱼,” 只要闻到血腥味,这条饥饿的鲨鱼就必然会立刻冲上去 , 去拼抢,去追踪 “。他自己说,要一直保有好奇心。”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我们不能想当然,我们必须不断去了解。我们这个行业当中很多投资人像我这样,可能年纪都不轻了,但是我们必须要有好奇心去了解这个世界,我们要去了解直播,要去了解共享经济,这些都是崭新的东西。你如果没有这样一种好奇心,你会被这样一种时代所抛弃。”

红杉有一个基金定位,叫 ” 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 “。” 我们永远是在司机旁边的,帮他看地图的那个人。司机永远是创业者本人,我们需要选择一个好司机,同时帮他把路看好。” 沈南鹏这样说

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 CEO:秦朔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人、执行合伙人:沈南鹏

一、顺应时代浪潮

秦朔 :从你的成长履历,到工作经历——创办携程、如家,再到后来成为整个红杉中国的领导人,你自己内心里是不是也觉得很幸运?

沈南鹏 :是。我去上海交大的时候进了试点班,感觉班上很多同学智商都远超过我。但是我很幸运,我的路走对了,这些人生的选择,有一些是自我的选择,但很多时候都是时代浪潮推动的,包括当年去华尔街、回国和创业。

秦朔 :我觉得这个过程可能有时势造英雄的成分,但也一定有英雄造时势的推动。你觉得你身上有哪些特质,使你更能够把握这个时代所提供的机遇呢?

沈南鹏 :第一,我非常乐观,尤其在看上去好像机会不是那么明显的时候,或者市场相对比较低迷的时候。记得我刚刚进华尔街的时候,很多人说中国人进华尔街也就是做个配角,不会真正有机会在美国的主流界站住脚跟。没想到两年以后中国的机会就来了,我们的角色至少有能够发挥的一席之地了,所以我感觉乐观是很重要的。第二,我们都是过去 30 年中国红利的受益者。第三是我的好奇心。当然在商言商可能是希望能够获取一个很好的投资回报,但在背后,不管是我当年进华尔街,还是后来回来创业携程,再到今天做投资,其实我一直都抱着一个好奇心,觉得这件事挺有意思的,探究为什么这些公司能够成功,原因是什么?

秦朔 :我们看到你有那么出色的投行履历,但却要去创办一个企业,管理一个企业,你的勇气从哪里来?管理企业的知识又从哪里来?

沈南鹏 :回顾过去 20 年的职业生涯,很多东西都是非常有逻辑性的。说实话那些选择是比较冲动的,未必有特别理性的思考在后面支持。有时候可能需要一点冲动,一点热情,和一点承担风险的能力。这时最大的一个判断标准恐怕就是自己的第六感觉。

秦朔 :是什么样的机缘,让你从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再一次转型,变成一个投资者?

沈南鹏 :我作为携程和如家的创始人之一,创业时都受到了风险投资的支持,所以其实挺好奇这个生意,我一直在思考,我是不是应该去做这个。当时我正好在上海,碰到了两个每天工作像打了鸡血比我还勤勉的人,一个叫周忻,一个叫江南春,于是投资就好像变成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后来我碰到了红杉,我还是希望跟红杉合作,学到一些东西。如果换做是一般的基金,我恐怕会觉得他们投资的一些所谓技巧或者能力并不罕见,但是红杉确实让我感到惊讶,因为从 1972 年到当时的 2005 年,每一个时代的技术浪潮,它都抓住了。红杉能够在整个硅谷占据这么大的份额,变成了科技投资的代名词,我被深深吸引了。

二、红杉的秘密

秦朔 :看红杉这些年的投资业绩,在很多的领域里你们都是收获最丰的 PE 和 VC,有人说投资就是投人,你们选对了很多人,也押注了很多赛道。红杉在你的领导下是怎么确定主要的投资方向?它筛选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沈南鹏 :筛选标准是不断演变的。比如很重要的一个主题就是电子商务,我知道电子商务投资是在十年以前开始讨论的,那时我作为电子商务创业企业的过来人,看到了很多电子商务公司面临的困境:支付、配送。好在旅行它并不需要配送,但是支付的用户习惯还没有形成。到了 2007、2008 年,我们感觉到电子商务的机会似乎来了,因为用户习惯正在形成。大家已经非常愿意在网上直接购物,同时基础建设像配送、支付开始跟发达国家一样,达到一个完整的体系了。

所以我们就开始研究,在电子商务领域,我们应该投什么样的公司,是平台型呢,还是垂直型呢,还是品牌型?其实第一次讨论这些话题的时候,没有一个好的答案。我们也尝试过投一些品牌型的电商公司,大部分其实发展很困难。所以这种尝试,这种思考是不断在演变的。

秦朔 :比如说你们在电商这一类的,最早阶段可能像京东、聚美优品、途牛、唯品会,包括阿里、酒仙网,再往后的饿了么、瓜子二手车、摩拜单车。你觉得在互联网行业中,你们把握了哪几波大的机会?

沈南鹏 :我感觉把握了三波大机会。

第一波是电子商务,包括电子商务的延伸,叫本地服务,像美团、大众点评。有些领域我们从海外能够得到一些启示,但中国和美国的情况又很不一样。在美国亚马逊一枝独秀,把所有市场上的份额都吃了。但在中国最终发现阿里巴巴当然是行业里面绝对领先者,当然还有一批企业也相当成功。同时本地服务是中国特色,在美国这个机会相对比较少。中国物流成本比较低,城市高密度。

这样就造成了本地服务领域有可能产生非常成功的公司。第二波是互联网和内容的结合所产生的一些平台公司,比较有代表性像今日头条、当年的新浪,我想这是传统行业第一个被颠覆的。第三波就是共享经济。这个从出行到后面的一些垂直领域,都出现了一些投资机会。

当然有一些投资机会是传统经济的,但它受益于中国的互联网发展,比如讲我们投资中通快递就是这样。中通确实是一家传统公司,说到底还是一家物流企业,但是它今天的发展和成功得益于什么?得益于中国电子商务所带来的巨大的、对快递物流的需求。它今天的市值甚至已经是 FedEx 或者是 DHL 的 20% 或 30% 了。

秦朔 :回顾这一段投资历史,你特别骄傲的投资是什么?特别遗憾的一些案子是什么?

沈南鹏 :我们这个行业永远是一个遗憾的行业。比如我们对京东投资了,但现在想想为什么只投了近两亿美金呢?为什么没投四亿美金呢?为什么不再早一轮去投呢?其实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有太多这样可以让人反思的机会,所以我们永远对自己是不满意的。

每年在总结的时候都发现做了太多错误的判断,或者应该有一些对这个行业提前的准备。

这也是投资这个行业我感觉特别有意思的地方,只要你愿意学习,只要愿意在过去成功和失败的实例当中去总结、去归纳,每个人都有可能越来越提升自己的投资能力。

秦朔 :红杉投资的主线除了互联网以外,也有大疆、华大基因这样的高科技公司,还有作业帮这样的教育类公司,红杉从结构上说是怎么样的一个行业划分呢?

沈南鹏 :红杉主要有四个行业:信息科技行业、消费行业、医疗行业以及能源清洁技术行业。但我发现互联网在里面扮演了一个非常独特的作用。它是很多行业的黏合剂,因为互联网可以跟很多行业结合。今天去看一个消费公司,你可以发现互联网知识对一个企业的判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再去看一个化妆品公司,就必须了解它网上的销售渠道是怎么样的,做得是不是成功。

其实今天的能源也跟互联网走在一起了,不管是自动驾驶,还是能源互联网,都是互联网的一个延伸和运用,所以我们很幸运,因为信息科技、互联网一直是我们的强项。同时,互联网又是所有这些创新当中走在最前沿的,是驱动很多垂直行业的创新运用工具。

秦朔 :我们知道这些年的风投之间竞争很激烈,但红杉还是能够一直保持这么高的投资命中率,投了这么多好公司。这是因为有红杉的品牌背书,还是有你独特的一些魅力?

沈南鹏 :我们今天的团队已经非常成熟了,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是团队共同拥有的知识背景,我们的知识库,我们对行业的认知。这个认知一方面是帮助我们对项目,对公司做一个判断,判断我们应该不应该在这个行业,这个公司上花时间。

另外,当你跟企业家去交流的时候,因为你带了这样一个知识库,他们会对你产生认可。在投资完以后,你能够帮到企业家,真正在公司发展当中帮企业解决这样那样的问题,去出谋划策。

我相信企业家是很聪明的,他相信他要找的是一个聪明的投资人,这个投资人聪明在哪里?投资人要对行业有非常深入的了解,能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如果今天企业家所说的,我们百分之一百都认同,恐怕这不是一个好的投资人。因为好的投资人,他可能同意大部分创业者的方向性选择,但同时能在很多方面给创业者提供额外的观点和帮助。

三、创业司机的引路人

秦朔 :在公司的团队建设上,你更偏好选什么样的?或者说哪些人你不愿意跟他共事,不会让他成为你的合伙人呢?

沈南鹏 :从技术上讲,我们希望找专业化的员工。比如红杉医疗组里面有将近一半的人曾经在医院、医疗器械公司,或者是药厂工作过。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是,我希望看到员工对长期投资理念的尊重。既然要给投资人带来回报,我们就需要业绩,但我们追求长期业绩。这反映在我们今天怎么去选择创业者。

如果你的三观不正的话,你就很难找到三观很正的创业者。比如讲,我们希望创业者是什么样的?百年老店的建设者。那首先我们自己作为一个投资人就应该是一个长期的投资人。也就是说,我不会因为今天市场有一个短期的套利机会,就去追逐那个套利机会,而放弃了投资的基本理念。

投资的基本理念是什么?成长、价值投资。这一点说说容易,真要做的时候你被会很多因素所困扰。我们在过去 11 年当中,应该讲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认为我们团队一直在做正确的选择。

秦朔 :在跟企业家打交道的过程中,有的时候也会有很多的矛盾,投资人跟企业家之间出现矛盾和相互不理解的时候,红杉惯常采用的态度是什么?

沈南鹏 :我们希望做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首先我们愿意提供很多的想法和建议给创业者。不管是人力资源方面的,还是战略财务管理的,包括资本市场。但是我们又非常清楚我们的位置,这也是一个风险投资跟传统的并购基金不一样的地方,我们投资的核心诉求是人。我们首先是对这个人的认可,所以当你跟公司的创始人之间出现不同的看法和观点的时候,你最后一个底线的判断就是我尊重创业者的选择,当然假设这个是不违反企业治理的。

在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我们永远是在司机旁边帮他看地图的那个人。司机就是创业者。如果今天司机不愿意往前开了,或者司机开错路了,我们可能没有办法真正站到司机的角度上去做。我们需要选择一个好司机,同时帮他把路看好。

秦朔 :随着红杉的成功,你本人也出现在中国杰出投资人,风险投资家的排行榜上,而且都是名列前茅。有一些被你投资过的企业家说,你是投资海里的鲨鱼。你自己更愿意被定义成一个什么样的人,来界定你对这个行业的贡献?

沈南鹏 :第一,我非常希望能够作为红杉全球的领导者之一,带领这家全球机构实践我们的全球品牌,本地化实施,本地化执行。而且我相信和美国在经济和文化上的交流,恐怕是整个世界经济当中最核心的部分。我感觉红杉其实站在非常独特的位置上,我们希望做全世界最好的技术投资人。第二,我自己有比较独特的经历,曾经是一个创业者,但不管怎么讲,我现在的身份是一个投资人。

有过这两种经历,同时在这个两段经历中都做出一些成绩的人也不是很多。所以我不断希望我们的团队也能够一直带着既是投资人又是创始人的精神看问题,形成这样一种认知和文化。

秦朔 :如果要你总结自己身上的一些知识、精神、特质,来帮到那些希望做投资的人,是你最早爱学数学所以你精于计算呢?还是你在大学毕业后的求职过程中有很多挫折,但是坚韧不拔的精神呢?还是永葆好奇的热忱呢?如果只能给一个答案,那会是什么?

沈南鹏 :我感觉最重要的还是好奇心。在学生时代你一定会有好奇心,因为事物对你来讲都是新的。但是当你在职场上十年、二十年以后,感觉都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了,还是不断去了解新事物。在我们这个行业中其实很多投资人年纪都不轻了,但还是必须要有好奇心去了解这个世界。我们要去了解直播,了解共享经济,这些都是崭新的东西。你如果没有这样一种好奇心,你会被这样一种时代所抛弃,你也没有办法有能力去学习,去了解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