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海选”并未停止,换个说法照样继续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丨网视互联,作者丨赵天成

热衷于选秀的综艺节目,似乎正在面临一场变革。

近日,网曝《中国好声音》节目组接到国家有关部门通知,” 要求停止一切综艺节目的海选活动 “。

同时,《创造营 2022》导演组暂停面试的消息也传得如火如荼,网友直呼 ” 见证了选秀节目的消亡史 “。

停止 ” 海选 “,虽未得到最终证实,但也并非空穴来风。各大综艺的地面海选赛事,已经对此作出了一些调整,只是这些 ” 调整 ” 让人有些哭笑不得。比如,海报上去掉 ” 海选 “” 赛事 ” 等敏感字样,将 ” 海选 ” 改为 ” 演出 “、” 赛事 ” 改为 ” 活动 “,然后一切照旧。

同时 ” 倒奶事件 ” 后,所有包含 ” 氪金打榜 ” 环节的选秀节目,都不得不做出一些调整,变得收敛起来,以避免重蹈《青你 3》的覆辙。

取消 ” 海选 “,对综艺节目有何影响?

海选的地面赛,一直都是整个选秀节目最开始的环节,也是乱象丛生、最难监管的环节。

一般来说,主办方并不会亲自下场抓地面赛的具体流程,而是一层一层授权给各大城市,包括县级市,由拿到授权的第三方公司来负责赛事活动的具体执行。

这就导致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各个赛区由不同的公司负责执行,且相对独立,所以很难标准化,流程化,关键的是缺乏监管机制,这导致各自为政,在操作过程中出现很多不为人知的灰色地带。

但对于主办方来说,这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别人为自己的节目选拔人才,还得付给自己一大笔钱,无成本、利润高,还没有任何风险。

所以,尽管通过海选真正走进节目的并不多,但主办方依然乐此不疲的原因所在。

通过 ” 海选 “,节目组不仅能够最大程度地获得下沉市场的潜在热度,为节目造势,为后续选手们的氪金打榜做铺垫甚至培训。

如今失去 ” 海选 “,主办方将失去一项收入稳定的利润,但并不会影响选秀综艺的正常播出。

” 海选 ” 并未停止,换个说法继续

虽然 ” 海选 ” 变得敏感起来,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对于那些已经花钱拿到授权的地面赛执行方来说,只要 ” 海选 ” 仅仅是敏感词而已,换个说法照样继续。

网视互联发现,” 云广实创 ” 作为《超球少年》全国海选组委会、《中国好声音》全国海选苏州赛区组委会,” 海选活动 ” 并未停止。

5 月 20 日之前,” 云广实创 ” 发布的内容标题为 “2021《中国好声音》全国海选苏州赛区赛事预告 “,而 5 月 24 日之后,该活动摇身一变成为了 “2021《中国好声音》十周年音乐盛典苏州站 “。

” 赛事预告 ” 变成了 ” 演出预告 “,”《中国好声音》全国海选 ” 变成了 “《中国好声音》十周年音乐盛典 “,” 苏州赛区 ” 变成了 ” 苏州站 “。

” 云广实创 ” 发布的 ” 演出预告 ” 显示,6 月 4 日 -6 日,各有三场。只是改了几个字,” 海选 ” 变成 ” 演出 “,活动并未受到任何影响。

而像 ” 云广实创 ” 如此操作的地区海选组委会,并不在少数。

如此看来,综艺 ” 海选 ” 被喊停,就像中小学入学不允许考试,不允许排名一样,并不是不让 ” 入学 “,只是不让 ” 海选 “,不让 ” 比赛 “。

对于已经花钱拿到海选授权的地面赛事执行者来说,只需换个说法,就能轻轻松松把钱给赚了,并没有多少约束力。

打榜氪金须规避,选秀节目的商业模式亟待升级

虽然 ” 海选 ” 换种形式就可以规避,但 ” 打榜氪金 ” 却没那么好糊弄,这直接关系到整个选秀节目的商业模式。

不得不承认,这些年中国的选秀市场井喷式发展,通过选秀节目诞生了李宇春、张杰、张靓颖等优秀音乐人,也让吴莫愁、吉克隽逸、梁博等素人一夜成名。

不过,这两年,在资本的加持下,选秀节目开始变得有点 ” 失控 “。

艺人以流量论英雄,选秀节目更是高喊 ” 人气高的爱豆才能出道 “,视频平台和节目赛制一直在不断地强化粉丝的互动性和参与度,号召粉丝为人气选手打投,已经成为选秀节目的必备环节。这不仅能提升节目热度,还能助力偶像养成,更重要的是能直接为赞助商的产品带货,一石三鸟。

艺人本来是选秀的主角,但在各种 ” 打榜氪金 ” 操作下,却成为了视频平台、节目组和赞助商用来割韭菜的工具。

2005 年的《超级女声》,蒙牛以 2800 万取得了节目的冠名权,还投入了近 8000 万用以制作 ” 超女 ” 相关灯箱、公交车体、媒体广告等,合计为节目提供的资金支持已经超过了 1 亿。

如今热门综艺节目冠名费上亿甚至几亿已经是常态。2018 年的《偶像练习生》,农夫山泉冠名费超过 2 亿,而这 2 亿最终需要粉丝来买单。

节目组拿了赞助商的钱,就不得不号召万千追星少女购 ” 水票 ” 为爱豆打榜投票。

选秀节目看似成熟的商业模式,其实是一个营销的畸形怪圈。

节目组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赞助商,而赞助商的盈利模式是,通过节目组的赛制投票规则带动产品销量,这就要求节目组和赞助商通力配合,大力收割粉丝经济。

观众审美在变,偶像选秀节目的制播模式也在变,但不变的是快消品对这类节目的偏爱以及偶像选秀与饮品娱乐营销方式的变本加厉。

最终的结果是,资本吃遍红利,粉丝劳神伤财,而民选出的男团女团却参差不齐,” 出道即解散 ” 的也大有人在。

不过如今,有关部门整治 ” 打榜氪金 ” 乱象的镰刀已经举起,通过赛制投票规则割粉丝韭菜的镰刀,该歇一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