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骂北京西站了,毕竟他们二十年来都是如此

关于一篇关于北京西站的文章火了,读完文章我才知道昨天(也就是 5 月 1 号),有成千上万人被困在了北京西站,本应该去探望亲友的他们在这个(2020 年疫情以来首个可以正常出行的)假期首日寸步难行,五一假期被迫提前结束。

我查询了账号名为 @北京西站官方微博 的几条相关发布,其实早在昨天中午 12:45 就转发了 @北京铁路 的消息:

“5 月 1 日,受保定市境内大风天气影响,京广高铁定州东至保定东间接触网挂异物,导致京广高铁上下行部分列车晚点。铁路部门正在积极组织处理。”

然而这几条相关消息的下面,几乎所有的留言评论都在一边倒地痛斥北京西站的混乱管理,我大致整理了一下,主要是以下几点:

1、信息不畅:

当时全站大部分旅客手机无信号,很多旅客反应打不进 12306 电话,并且 12306 官方网站与电话反馈消息是无任何晚点停运,也没有接到任何晚点延迟的短信通知,西客站的广播也完全没有使用;

2、管理混乱:

车站外部没有大屏,在滚动播放的小屏不足以让所有人看得见。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稀少,只有几个工作人员拿着手持喇叭,但声音很快就稀释在茫茫人海里,大部分人完全听不见;

高铁动车旅客滞留在入口处,普快旅客无法进入站厅,所有人都在挤,这里面甚至有孕妇,还挤丢了小孩。

3、没有预案

微博上一位叫做 @小舟撑出柳荫来 的网友留言说:

” 媳妇儿怀孕大着肚子,在南进站口都出现大量拥挤,真是太危险了。南进站口工作人员说进不去,让去北进站口,用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北进站口,结果也不让进,车都开走了。管理超级混乱,没有任何通知,没有信号,西站没有和地铁沟通,没有紧急预案。”

4、没有应急

微博上一位叫做 @火星 0 的朋友说他是停运的 G565 亲身经历者:

” 下午六点半的车,六点到车站,九点才进站,等到晚上十点通知停运,我 … 西站乱成一锅粥,疫情期间,大量大量人滞留,太恐怖了。西站应急管理太差劲 …”

下午 2:00 左右,北京西站官方微博发表道歉声明:

“5 月 1 日,受大风天气影响,京广高铁定州东至保定东间接触网挂异物,导致部分列车晚点停运,造成旅客滞留。目前,北京西站列车运行秩序已恢复,对给旅客出行造成的影响,铁路部门深表歉意。持停运列车车票的旅客,可在 30 日内办理全额退票手续。

列车出现较大面积晚点、停运后,北京西站及时组织人员,在北京市政府和公安部门帮助下疏导、维持进站候车秩序 ; 积极组织运力,疏解滞留旅客,已加开临时旅客列车 18 对 ; 为夜间滞留旅客发放方便面、矿泉水等应急食品。针对在应急处置中存在的问题,北京西站将认真分析研究,持续优化应急预案,完善应急保障设施,提升风险防范能力,更好地服务旅客出行。”

说实话,从这个声明当中,通篇下来 ” 及时 “、” 积极 ” 这样的词语 ” 熠熠生光 “,除了各种推脱,看下来只觉得他们什么都做了,他们没有错,他们还挺辛苦的。

果然有似乎经历了现场的网友 @野三坡 RAZI 回复说:

” 麻烦把我住酒店的钱、机票定了又退的损失、从南广场等了三四个小时又辗转到北广场的打车钱,还有被你们工作人员粗暴对待的精神损失补偿一下哈 ……”

不知道为啥,我脑子联想起一个完全不搭架的故事:

晋朝的时候,有一年发生饥荒,百姓没有粮食吃,只有挖草根,吃树皮,许多百姓因此活活饿死。消息被迅速报到了皇宫中,坐在高高的皇座上的晋惠帝听完了大臣的奏报后,大为不解。他很想为他的子民做点事情,经过冥思苦想后终于悟出了一个 ” 解决方案 ” 曰:” 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

我当然不是在暗指北京西站的领导,毕竟从头到尾领导或者负责人是谁都不知道嘛。

光是看那些留言或许还不足以震撼,有心的朋友去查查看昨天的图片,真的足以使人患上密集恐惧症,没有出现人群践踏事件,真可谓上苍保佑了。然而从昨天到今天,确实没有任何领导或者负责人出来致歉(除了上面那条基本等于甩锅的所谓声明),还有 ” 通情达理 ” 的网友在知乎该问答下面说:” 就是被中国高铁惯的,你去国外看看,晚点不是正常的事情吗?”

我一直不是很喜欢 ” 圣母婊 ” 这三个字,但是此时此刻我要把这三个字献给说出这些把同情心用错地方的人。一切都是因为他 / 她不在那个地方:他 / 她没有心心念念地被疫情关了一年多,就等着这两天休息一下,他 / 她没有在现场被挤出一身臭汗,没有绝望地操心自己怀孕的妻子,也没有孩子被挤丢,甚至于也不是赶着着急回去和也许患重病的亲友见最后一面。

以及,拜托不要歪楼,哪怕只是把北京西站下面留言这些网友的评论仔细读一遍,有哪个人骂过出事的原因和辛苦的铁路工人?他们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些理所应当的知情权,和北京西站人性化一点的服务而已。

早在 2018 年,骚客文艺就刊发过一篇《叶克飞 | 别为难北京南站了,” 不打骂顾客 ” 曾经就是北京最好的服务》,从北京南站到北京西站,这些年来吐槽一直没有断过。另外一位朋友甚至说 ” 又见北京西站,本世纪的二十年来没有任何进步的事,在中国也不算多了 ……”

今天也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赞扬上海发布的官方小程序,说上面可以查询上海市每个景点的接待容量和实时客流,” 这个城市治理和信息公开的水平应该在全球也排一流了吧。”

我看了一下,上面从具体几点发布的数据,当前客流和瞬间最大承载量,写得清清楚楚,界面十分友好。

朋友的话是不是有点夸张另说,但是叶克飞老师那句话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因为商业发达程度的差异。商业越发达的地方,竞争就越充分,权力所能左右的空间就越小,权力拥有者就越谦恭。

所以,也未必是上海做得超级优秀,就是摆得清自己的位置,把 ” 服务 ” 放在第一位,做了配得上这座城市的工作,因而在这里,分清了什么是 ” 权力 “,什么是 ” 权利 “。

就连华东师范大学的许纪霖老师也举例:” 今天我在安吉百草原,遭遇大客流,但当地管理井然有序,疏导车流客流。建议北京西站由安吉县旅游局接管。”

可悲的却是,有些人被 ” 打骂 ” 习惯了,以为不被打骂就是最好的服务了。就像是跪久了的人,让他半蹲着,就已经开始唱赞歌了。

更可悲的是,80 年代初为了竞争生意,北京某饭店挂出 ” 本店从不轻易打骂顾客 “…… 都到了 2021 年了,这样的段子似乎还可以在北京西站一用再用。

难怪有一条高赞评论,意味深长,他说:

” 北京西站没有对不起‘北京’二字,而是对不起‘西站’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