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食屎”,它们专门给甲方爸爸造了一个“坐便器”~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上海自然博物馆 Author 廖鑫凤

今天,我们来聊一个重口味的话题——除了人类,谁还会造马桶?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自诩文明的人类并不是唯一造出了马桶的生物。

食肉植物中的猪笼草也同样造出了马桶,甚至功能更加多元,集吃喝拉撒于一体。它造的马桶主要服务树鼩(q ú)类,在大小与尺寸上也是为树鼩这位 ” 甲方爸爸 ” 量身定做的。

” 甲方爸爸 ” ——树鼩的真容 | 知乎

猪笼草牌的 ” 马桶 ” 长啥样?

那么这个 ” 马桶 ” 长什么样子呢?

首先,它有一个长长的笼身充当粪便收集器,笼口有一圈加厚的条纹,充当坐便器的功能,确保树鼩能在上面坐得舒服,拉得愉快,但是马桶盖与人类马桶的功能不同,它的盖子上有蜜,吸引树鼩过来舔食,之后排便在笼子里面。

树鼩在猪笼草笼子上一边取食,一边排便 | 参考文献

因此,树鼩嗯嗯的姿势就与人类有些不一样了,猪笼草的马桶更像是马桶界的新创举 – 站便器。树鼩过来后,站在笼口上,面向笼盖,后臀朝向笼身,在猪笼草上面享受先吃后拉的服务,可以说在吃拉一条龙服务上,没有马桶比它们更优秀了。

当然,这个厕所也不是白上的,有付出,自然要拿到回报。猪笼草牺牲 ” 节操 ” 来吸引树鼩主要是为了收集树鼩的粪便。目前大王猪笼草、劳氏猪笼草、大叶猪笼草都创造出了猪笼草家族中的马桶,做起 ” 集粪 ” 这个行当。

猪笼草为什么要集粪呢?

为何集粪呢?这跟猪笼草家族的历史有关 ~

猪笼草家族一开始也不是做这个行当的,它们是典型的食虫植物,一个个都是造陷阱的好手。

它们生活在热带环境中,家境也还算优越,光照充足、水份也不缺,但土壤中独独缺少一些氮、磷元素,因此它们家族就干起了 ” 杀虫越货 ” 的买卖。

它们牺牲掉叶子的一部分,把叶子的顶端卷起来,拢起一个笼子一样的形状,在笼盖上布满吸引昆虫的蜜,笼口则布满伸向笼内的条纹,如此一来昆虫站不稳,就会跌落其中,在笼内被消化殆尽,成为猪笼草氮素的来源。

猪笼草捕虫笼的典型结构 | 参考文献

这帮家族成员一般都聚集在雨林的低地中,昆虫较多,但家族中有几个有个性的成员跑上了高地,昆虫的多样性大大降低,捕获昆虫的本事成了屠龙之术,因此它们只好另寻良方,把笼子生生地改造成了树鼩的马桶,从食虫变成了食粪。

这也没有什么可羞耻的,哺乳动物的粪便中含有许多未完全消化的食物残渣,这些残渣对本身消化能力不是很强的猪笼草来说,算是优质的食物资源了。

科学家也证实,在食粪的劳氏猪笼草中,叶片中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氮是来源于树鼩的粪便,利用效率已经很高了。

” 食粪 ” 的心机

那么,这样的多功能马桶,又是怎么造出来的?总不会是猪笼草拍脑袋想出来的吧?

其实,为了做这个多功能马桶,猪笼草可谓费尽心机,它以捕虫笼为蓝本,加以改造。

首先,这个笼子是为了捕虫设置的陷阱,既然不捕虫了,那笼盖自然也不必罩住笼身。所以,猪笼草把笼盖与笼身的距离拉开,让其可以容纳一只树鼩刚好站在上面。

其次,其次为了让树鼩站得稳,笼口也不能打滑了,甚至昆虫向导的脊状结构也没有了。

食粪的猪笼草笼盖反折过来,在笼身与笼盖间留足距离图源:参考文献

最后,关于如何把树鼩吸引过来,猪笼草也下了一番功夫。本来,它们的笼子主要是吸引昆虫的,但昆虫是三色视觉,树鼩与多数哺乳动物一样是两色视觉,因此在视觉营造上,它们的笼子也改造了一番,把笼盖与笼身的紫外反射、荧光反射加以修改,突出蓝光与绿光两个波段的反射。

食粪与食虫猪笼草笼盖颜色的区别,图 A 为食虫,其余为食粪,可见笼盖颜色有明显区别 | 参考文献

这些准备工作都做好了之后,但是万一树鼩吃好了,占着茅坑不拉屎怎么办?猪笼草如何保证树鼩一定排泄,不让自己做赔本的买卖呢?

一方面,它们在笼盖上准备充足的食物,另一方面科学家相信它们笼盖上的分泌物还有一些泻药的成分,确保来了就得拉,不拉不准走。

食粪猪笼草笼盖上的蜜,可能也含有泻药的成分 | 参考文献

演化出马桶的猪笼草与树鼩配合得如此精密,双方各有收获,可谓是达到了共赢。对猪笼草来说,大大拓宽了自己的食谱来补充环境中缺少的元素。

猪笼草如此独特的食性,不得不说十分巧妙,这也恰恰解释了猪笼草为何能有如此高的多样性。目前发现的猪笼草已经超过一百种,每年还有新种在被发现的途中 ……..

参考文献

Moran, Jonathan A., et al. “Tuning of color contrastsignals to visual sensitivity maxima of tree shrews by three Bornean highlandNepenthes species.” Plant signaling & behavior 7.10 ( 2012 ) : 1267-1270.

Chin, Lijin,Jonathan A. Moran, and Charles Clarke. “Trap geometry in three giantmontane pitcher plant species from Borneo is a function of tree shrew bodysize.” New Phytologist 186.2 ( 2010 ) : 461-470.

3.Greenwood,Melinda, et al. “A unique resource mutualism between the giant Borneanpitcher plant, Nepenthes rajah, and members of a small mammalcommunity.” PLoS One 6.6 ( 2011 ) : e21114.

作者 | 廖鑫凤

就职于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编辑 | 一星期

审校 | 送碗里、核心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