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哈啰赴美IPO 3年亏损48亿 前景是否光明?

4 月 24 日,哈啰出行正式在纳斯达克递交招股书,预备赴美上市。哈啰出行的交易额在去年实现了较快增长。业务上,哈啰最重要的两项主营业务分别为共享两轮、顺风车。其中,顺风车业务去年同比增幅高达 137.9%,成为带动哈啰营收逆势增长的主要动力。

凭何成为共享单车第一股 ?

4 月 24 日,哈啰出行向美国 SEC 提交了招股书,拟于纳斯达克上市,计划通过首次公开募股 ( IPO ) 筹集至多 1 亿美元资金,瑞信、摩根士丹利及中金公司为联席保荐人。

哈啰出行成立于 2016 年 9 月,原名哈啰单车。当时在中国共享单车市场中,除了 ofo 和摩拜两大头部玩家,还有许多其他品牌,竞争格外激烈。在这种竞争格局下,哈啰选择进行下沉运营获得了生存机会,逐渐扩大市场。2016 年,哈啰单车正式亮相市场 ;2018 年,哈啰助力车上线 ;2019 年,哈啰顺风车上线 ;2020 年,哈啰电动车业务上线。

2021 年 4 月 7 日 , 在哈啰电动车 ” 新出行、真敢造 ” 发布会上 , 蚂蚁集团副总裁杨鹏就表示 :” 这些年 , 哈啰依靠卓越的执行力以及对行业的洞察 , 逐渐找到了一个依靠数据驱动和精细化运营、不断创造新的增长飞轮的模式。”” 哈啰飞轮 ” 是公司的基础服务逻辑,专注于满足用户需求、改善用户体验、促进用户转化。

公司最初为用户提供方便且价格合理的两轮共享服务,再通过两轮共享服务出色的用户体验,进一步吸引用户。

随着两轮共享服务使用量的提升,公司能够不断扩展规模并提高运营效率,从而进一步提高公司的价值主张和用户体验。

通过不断拓展服务边界,目前哈啰出行已经从单纯的共享单车业务发展成为国内领先的本地出行和生活服务平台,提供移动出行服务及新兴本地服务。移动出行服务主要包括两轮共享服务 ( ” 哈啰单车 ” 和 ” 哈啰助力车 ” ) 和顺风车服务 ( ” 哈啰顺风车 ” ) ; 新兴本地服务主要包括 ” 哈啰电动车 ” 以及公司与宁德时代和蚂蚁集团合作推出的 ” 小哈换电 ” 等。

飞轮模式效应初显

哈啰飞轮推动了公司业务的增长,为用户提供有形和可量化的价值,是一个自我增强的良性循环。哈啰出行 2020 年年度交易用户为 1.83 亿,总交易金额 130 亿元,年度交易次数总计达 52 亿次。

在其用户池中,有 60.5% 的助力车新用户、40.2% 的顺风车新交易用户、39.9% 的顺风车新接单司机、63.2% 来自哈啰单车用户的电动车新用户,平均年度交易用户额也在不断提升。新业务反向为其贡献了 8.4% 的共享单车增量用户,用户在使用平台一年及两年后的平均保留率更是在 60% 以上。

从 2018 年到 2020 年三年间,哈啰营收分别是 21.14 亿元、48.23 亿元和 60.44 亿元。即便在出行市场因疫情而受影响的 2020 年,哈啰依然保持了较快营收增速。

营收大幅增长的背后,是哈啰顺风车业务成长顺利。2020 年哈啰顺风车交易总额为 69.7 亿元,同比增长 137.9%; 交易量为 9450 万次,同比增长 92.86%。

最大收入来源增速放缓

目前,哈啰出行的收入来源由三部分构成,共享两轮车业务、顺风车业务和其他业务。其中,共享两轮车业务是主要的收入来源,占比超过了 90%。

2020 年哈啰出行共享两轮的收入为 55.03 亿元,同比增长 21.10%。但这个最大的营收来源,面临着增速大幅放缓,与 2019 年相比,增速下降了近 94 个百分点。

3 年亏损超 48 亿

同时,哈啰因为配合丰富的线下场景转接和灵活性,的确适合尝试一些新业务,但无法忽略的是,种种新业务都需要大量的资金,甚至短期之内投入产出无法成正比。2018 年至 2020 年,哈啰的净利润分别为 -22.08 亿元、-15.05 亿元、-11.34 亿元。

虽然哈啰出行不断适合尝试一些新业务,但无法忽略的是,种种新业务都需要大量的资金,甚至短期之内投入产出无法成正比,哈啰依旧要靠融资输血生存。从目前来看,哈啰出行仍未找到盈利方向,上市之后的的探索之路仍很漫长。

更多数据请参考前瞻产业研究院《中国共享单车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规划分析报告》,同时前瞻产业研究院提供产业大数据、产业规划、产业申报、产业园区规划、产业招商引资、IPO 募投可研等解决方案。

更多深度行业分析尽在【前瞻经济学人 APP】,还可以与 500 经济学家 / 资深行业研究院交流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