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和死亡无处不在”!记者这样记录失控的印度新冠疫情

  据印度卫生部公布的最新疫情数据,截至当地时间4月29日8时(北京时间10时30分),过去24小时印度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79257例,再次刷新疫情暴发以来的单日新增最高纪录,新增确诊病例数已连续8天保持在30万例以上;新增死亡病例3645例,也再次刷新了单日最高死亡病例数。

  外媒对印度疫情的报道中也记录了许多令人心碎的瞬间。

  “等着被感染”

  美国《纽约时报》一名驻印度记者近日发文介绍在印度的生活状况。他表示,新德里的火葬场里堆满了遗体,就好像刚发生过一场战争,大火不分昼夜地燃烧着。许多火葬场一次火化几十具遗体。到了夜晚,新德里的某些地方火光冲天。

“疾病和死亡无处不在”!记者这样记录失控的印度新冠疫情

△《纽约时报》报道

  记者在文中表示,其所在街区数十户家庭中有人感染,同事中也有人感染。有的人甚至不知自己如何感染了新冠病毒,“疾病和死亡无处不在”。记者在公寓里“等着被感染”,这就是“眼下在新德里的感觉”。

  记者称,在他居住的社区,许多人不敢出门,“好像外面有让我们根本不敢呼吸的有毒气体”。只有在为家人弄到无法外送的食物时,记者才会选择出门,并戴着两个口罩,尽可能地避开其他人。

“疾病和死亡无处不在”!记者这样记录失控的印度新冠疫情

  △4月中旬,封锁措施下空空荡荡的孟买街道(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大部分时间,记者都与家人待在家里,尝试不谈论谁感染了,或谁在四处奔波、寻求帮助。有时,记者与家人只是静静地坐在客厅里,看着外面的榕树和棕榈树,透过敞开的窗户,只能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和鸟鸣。

  “从未见过如此多遗体”

  在印度,一些普通民众正经历着亲人的离去。据美联社4月28日报道,印度北方邦居民卡兰在出现新冠肺炎症状三天后开始呼吸困难。他的儿子罗希塔斯开车将他送到了北方邦首府勒克瑙的一家政府医院。但由于没有当地医疗官的挂号单,医院不允许卡兰进入。当罗希塔斯拿到挂号单时,卡兰已经在医院门外的车里去世。

  罗希塔斯说:“如果医院当时收治了我父亲,而不是等着一张纸,他今天应该还活着。”

“疾病和死亡无处不在”!记者这样记录失控的印度新冠疫情

  △4月25日,一名新冠死亡患者的亲属在遗体火化过程中情绪崩溃(图片来源:美联社)

  在新德里,54岁居民萨哈在家中开始呼吸困难时,他的妻子戴维怀疑他感染了新冠病毒,便立即吩咐两个20岁左右的儿子务必买到氧气瓶。

“疾病和死亡无处不在”!记者这样记录失控的印度新冠疫情

△《纽约时报》4月28日报道

  两兄弟骑着摩托车在城市中穿梭,到访一家又一家医院,询问是否有氧气和床位。他们还给亲朋好友打电话,在社交媒体上群发消息,甚至接触了当地政府的一名官员。但没人帮得上忙。

  在萨哈确诊的四天后,两兄弟找到了一家补充氧气的商店,拿出了母亲给的1万卢比(约合873元人民币),这是一个标准氧气瓶的价格。然而,来人却要价6万卢比,这几乎相当于萨哈一年的收入。

“疾病和死亡无处不在”!记者这样记录失控的印度新冠疫情

  △新德里民众等待为氧气瓶补充氧气(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最终,亲戚朋友凑足了钱,两兄弟得以将氧气瓶带回家。当一家人终于为萨哈接通氧气时,血氧计显示他的血氧饱和度下降到50%以下,情况非常危险。最后,萨哈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地躺着。一家人叫了救护车,将萨哈送入医院。然而,萨哈在获准入院前去世了。

  同样在新德里,经营救护车服务的吉尼德每天将新冠死者的遗体运到临时火葬场。他说,死于家中的患者通常不被计入州疫情数据统计中,“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么多遗体”。

  “每个人都很无助”

  印度确诊病例飙升,医院人满为患,医疗资源频频告急,医务人员也疲惫不堪。据《洛杉矶时报》28日报道,精疲力竭的护士称,他们不能在似乎永无止境的轮班期间上厕所,导致了尿路感染。

  一名28岁的班加罗尔私人医院急诊室医生说:“每个人都感到无助。病毒无处不在,它进入了人们家中,它不关心你的年龄,也不在乎你姓什么。”

“疾病和死亡无处不在”!记者这样记录失控的印度新冠疫情

  △4月24日,运送新冠死亡病患遗体的工人精疲力竭,坐在救护车后休息(图片来源:美联社)

  印度“商业内幕”网站通过对孟买、浦那、新德里等地医护人员的采访发现,他们工作量过大,压力大,情绪沮丧。

  新德里一家公立医院的护士说,为避免感染病毒,在新冠肺炎病房工作的医护人员必须穿戴防护装备,这是“最具挑战性的工作之一”。这种防护装备让呼吸变得非常困难,医护工作者很容易疲倦,不断出汗,但却无能为力。

  医护人员接触新冠患者限制了他们与家人的见面。一名医护工作者表示:“因为我们更容易感染,我们不想传染给家人。”无法与家人见面让事情变得更加困难,尤其是对孩子很小的母亲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