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质量排名垫底的安阳市 为何舍不得对“抹黑”蓝天的污染源下手

  每年通报空气质量时,河南省安阳市是最“坐不住”的城市。2019年和2020年,安阳市环境空气质量在全国168个重点城市中排名连续两年倒数第一。

  尽管安阳从市长、环保局长、到区县领导都称,安阳空气质量改善幅度大,只是“绝对值”太低。但事实是,一个“抹黑”蓝天的重要污染源却被他们放过了。

  4月28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报,河南省安阳市压减焦化产能不力。按照河南省2018年的要求,2020年年底前全省范围内要淘汰炭化室高度在4.3米及以下的焦炉。同年《国务院关于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的通知》(以下简称《行动计划》)也明确提出,压减焦化产能。

  然而安阳市不仅未在2020年底前按期完成任务,部分应淘汰的焦炉直到4月15日督察组进驻时才全部关停。甚至在尚未获批时,安阳市就擅自将转移外地的焦化产能冲抵本地应完成的产能压减指标,几家企业已开工建设新项目。记者近日随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在安阳实地探访,了解当地蓝天保卫战中的诸多博弈。

空气质量排名垫底的安阳市 为何舍不得对“抹黑”蓝天的污染源下手

  4月20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来到安阳市铜冶镇发现,河南省顺德集团新焦化产能项目一期已建成 张艺/摄

  边淘汰边建设,焦钢比高出国标45%

  在前期资料收集梳理阶段,安阳的“两高”项目就成为督察组的重点关注对象。

   河南省最北部的安阳市总人口约600万,地处豫、晋、冀三省交汇地,是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2+26”)之一。

  一直以来,安阳市的环境整治饱受产业结构偏重之困。安阳市第二产业中,钢铁、焦化等高污染高耗能行业占比高,全市冶金、建材、煤化工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高达56.7%。大气污染结构性、根源性的问题突出,环境空气质量改善难度大。

  安阳一度也是河南省最大的煤焦化产业基地。2014年,生态环境部对安阳市大气污染问题挂牌督办,数家大型焦化企业因恶意排污被点名,并指出小企业“跑冒滴漏”现象普遍。

  抛开环保不谈,“浓墨重彩”的钢铁产业和焦化产业构成了地方财政的重要支柱。按照《行动计划》,“2+26”城市重点区域要加大独立焦化企业淘汰力度,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实施“以钢定焦”,力争2020年炼焦产能与钢铁产能比(以下简称焦钢比)达到0.4左右。作为重点城市之一,安阳市却在《进一步优化焦化行业资源整合推进方案》中“放慢了步调”,把收官时间点推后至“十四五”期间。

  2017年,安阳市炼焦与炼钢产能分别为1200万吨/年和1955万吨/年,焦钢比为0.61。按照要求,安阳市2020年底应全面淘汰21座4.3米焦炉共计660万吨/年焦化产能。但安阳市在推进淘汰4.3米焦炉的同时,又同步规划建设了480万吨/年焦化产能。到2020年底,安阳市焦化产能(含在建)达1020万吨/年,焦钢比为0.58,比国家要求的焦钢比0.4仍高出45%。

  未批擅留,180万吨焦化产能“一女二嫁”

  安钢是安阳乃至河南最大的钢铁企业,这座自上世纪50年来以来就建在城区里的钢厂,钢铁产量几乎占到全市钢铁产量的一半。2018年至2019年,安钢先后将200万吨炼钢产能转移至周口市,以重组河南省内钢铁置换产能,并同步关闭4.3米焦炉共计180万吨/年焦化产能,计划一并转移。2020年9月,河南省工信厅对此批复同意。

  然而在2020年10月,安阳市政府主动申请将安钢公司焦化产能指标留在本地,向河南省政府报送《关于深入推进安阳市钢铁及焦化行业资源整合有关工作的请示》,欲将安钢的转移产能用于新建焦化产能替代。

空气质量排名垫底的安阳市 为何舍不得对“抹黑”蓝天的污染源下手

  图为2020年10月,安阳市政府向河南省政府报送《关于深入推进安阳市钢铁及焦化行业资源整合有关工作的请示》,申请将安钢公司焦化产能指标留在本地

  这样的考虑是基于“关小上大”的要求,淘汰掉100%的小焦炉产能,只能新上80%的大焦炉产能。如果拿安钢的180万吨冲抵掉这20%,就能多上新的焦化产能。

  督察组毫不客气地指出,“安阳新建焦化产能冲动强烈。”2021年1月,请示尚未获批时,安阳市就印发了《进一步优化安阳市焦化行业资源整合推进方案》,擅自将转移周口的180万吨焦化产能算作冲抵本地应完成的20%产能压减指标,将其余480万吨焦化产能全部用于河南省顺成集团煤焦有限公司、河南利源煤焦集团有限公司、河南鑫磊能源有限公司3家企业新建焦化产能指标。

空气质量排名垫底的安阳市 为何舍不得对“抹黑”蓝天的污染源下手

  图为2021年1月,安阳市印发《进一步优化安阳市焦化行业资源整合推进方案》,擅自将转移周口的180万吨焦化产能算作本地已压减产能,并将其余480万吨焦化产能全部用于本地3家企业新建焦化产能指标

  安阳市铜冶镇集聚了安阳市大批焦化企业,这3家焦化企业也坐落于此。4月20日,阴雨绵绵,督察组首先来到顺成集团。

  公开资料显示,顺成集团资产总额80亿元,下设有煤焦、化工、电力、能源等多家子公司,还参股了中原银行、安阳商都农商银行,以及矿产、冶金等公司。2009年,顺成集团就成为河南省百强企业,是河南焦化企业的龙头,也是安阳市的纳税大户。

  焦化产能从何处调配?几家企业怎么分?建设项目进度如何?针对这些问题,督察组一一向顺成集团和地方政府确认,并请企业现场出具了一份加盖公章的情况说明。

  最有力的证据是建设实况。督察组随后来到顺成集团后方的施工现场,一侧焦炉伫立,周围钢筋水泥建筑连片,新项目已初具雏形。

  顺成集团董事长王新顺介绍,新建项目一期去年上半年动工,现已基本建成,二期正在建设。不远处还有一片空地,是预留给其他新项目的。

  第二天,督察组又到另外两家企业查看建设情况,果不其然,两个焦化项目都已开工。利源集团2号炉砌完成30%,鑫磊集团一期1号焦炉已烘炉。

  安阳压减焦化产能的账还没敲定,3家企业的项目早已火热开动。截至督察时,3家企业的4座焦炉已建成,4座在建,总产能480万吨/年。而另一边,周口市承接安钢公司转移产能指标新建的焦化项目也经由当地发改委备案,进入招标程序。

  于是吊诡的现象发生,安钢公司180万吨焦化产在两地同时“兑现”,相当于“一女二嫁”。

空气质量排名垫底的安阳市 为何舍不得对“抹黑”蓝天的污染源下手

  图为周口市承接安钢公司转移焦化产能指标新建168万吨焦化项目有关文件

  不按时关停,压减决心何在

  焦炉一生只能停一次。2020年底关停4.3米及以下的焦炉,焦化企业主难舍。安阳市环保执法人员回忆,4.3米焦炉最后一孔炭化室红焦推出,有的焦化厂老板忍不住大哭。那时的焦碳价格也正是最为可观的时候。

  按照河南省2018年提出的《关于印发河南省推进工业结构调整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工作方案的通知》,2020年年底前加大独立焦化企业淘汰力度,全省要淘汰炭化室高度在4.3米及以下的焦炉。“上大关小”势在必行。

  但安阳统筹谋划推动不够,2020年才集中推进,导致2020年底,关停任务无法按期完成。

  2020年12月28日,安阳市政府特地向河南省政府报送了《关于顺成集团鑫磊集团暂时保留5座4.3米焦炉用于新焦炉烘炉有关情况的报告》,申请顺成集团、鑫磊集团5座4.3米焦炉延期至2021年4月底前淘汰。截至4月15日,督察组进驻河南一周,下沉至安阳市的前两天,这5座焦炉才全部关停。

  督察组认为,安阳市委、市政府落实国家“以钢定焦”政策不力,没有完全顾及产业结构明显偏重、大气污染防治任务艰巨的客观实际,对压减焦化产能重要性认识不足,完成任务决心不大,工作推进不力。

  大气之于安阳,关乎城市是否能真正走上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路子,关乎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在安阳能否顺利推进,更加关乎老百姓的获得感。面对产业的明显短板,安阳还需拿出更大的决心来,别让焦化“抹黑”自己的蓝天努力。(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