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变“教官”?美军要换个名头“扎根”伊拉克

  当地时间7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与到访的伊拉克总理卡迪米举行会晤。据美国国务院当天公布的美伊联合声明,双方决定两国安全关系将完全过渡为训练、建议、协助和情报共享,到今年12月31日伊拉克境内将不存在承担作战任务的美军。分析指出,声明更多是象征意义,美国不会轻易放弃在伊拉克保持军事存在。

  文字游戏

  伊拉克大学法学教授纳吉布·朱布里表示,所谓驻伊美军将结束作战任务只不过是“文字游戏”。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目前有2500名美国军人驻扎在伊拉克,官员们拒绝透露这一数字在宣布相关决定后会有何变化。

  据美国《军队时报》网站报道,美军发起在伊拉克的作战行动已是多年以前的事情,结束作战任务在很大程度上是象征性的。美伊双方这一决定只是重新定义驻伊美军的职责,并不会导致驻伊美军人数显著减少。

  美国媒体和分析人士认为,驻伊美军年底结束战斗任务这一决定所带来的实际意义有限。

  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孙德刚指出,美国政府宣布从伊拉克结束作战任务,和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逻辑是一致的。近20年来,美国对伊斯兰国家的政权更迭施加影响,非但没有为大中东地区树立民主、和平、稳定的样板,反而成为消耗美国实力的无底洞。中东国家的平民成为最大受害者。

  留个尾巴

  “近年来,随着伊拉克安全局势持续恶化,美军不断遭到袭击,尤其是什叶派民兵武装将美国驻伊拉克军事基地作为攻击目标。”孙德刚认为,美国政府宣布从伊拉克结束作战任务,是无可奈何的“止血”政策,以配合将美国全球战略重点转向印太地区。同时,美国又不甘心伊朗趁机填补权力真空,故撤军后希望以军售和军事训练等形式,继续在伊拉克“留个尾巴”。

  据CNN报道,与美军撤出阿富汗不同的是,结束美军在伊拉克作战任务的决定是在伊方敦促下作出的。美联社称,伊拉克在2017年底已宣布战胜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但自从去年美军无人机在伊拉克领土上炸死伊朗将军苏莱曼尼和伊拉克民兵组织指挥官阿布·马赫迪·穆罕迪斯以来,美军是否继续驻扎在伊拉克,已成为伊拉克政界的一个两极化问题。

  访美前,卡迪米称,伊拉克已不再需要美国作战部队来打击ISIS,但仍将请求美国提供训练和军事情报支持。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欧汉龙说,转变驻伊美军角色的决定是一个“巧妙的处理方式”。随着10月议会选举临近,伊拉克政府面临重压,主导议会的什叶派政党和什叶派民兵武装强烈要求美国全面撤军,但伊拉克政府也需要在反恐、经济、重建方面获得美方支持。

  权力真空

  “近年来,伊拉克新政府主张在沙特和伊朗之间、美国和伊朗之间执行平衡政策,不希望大国继续把伊拉克作为地缘政治争夺的舞台,但在现实中又显得力不从心。”孙德刚分析,伊拉克是大国博弈的受害者。自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以来,伊拉克陷入教派冲突的漩涡之中,逊尼派、什叶派和库尔德人三分天下,难以拧成一股绳,沦为大国博弈的“棋子”。

  美军结束在伊拉克战斗任务,能否达到预期效果?美国前驻伊拉克大使詹姆斯·杰弗里表示,伊拉克什叶派力量从来不会以任务性质来区分美军,而是希望美军全部撤出。

  “随着美国从大中东地区撤军,从阿富汗到伊拉克,从也门到叙利亚,将出现权力真空和一条‘动荡弧’,极端组织很可能死灰复燃、卷土重来。”孙德刚指出,随着美国军事介入大中东地区事务的能力和意愿下降,沙特和伊朗等国不得不寻求安全自主政策,客观上有利于中东地区教派矛盾的缓和与地区国家冲突的解决。(本报记者 贾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