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闷死82岁瘫痪老人被判死刑 杀人后很镇定,还准备到下家工作

【保姆闷死 82 岁瘫痪老人被判死刑 杀人后很镇定,还准备到下家工作】4 月 30 日,红星新闻从 ” 江苏保姆闷死八旬老太 ” 案被害人家属处获悉,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已对此案作出判决。该案一审判决书显示,保姆虞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虞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老太的四个子女)各项经济损失共计 5.4 余万元。

本案中,被害人是 82 岁、瘫痪在床的陈老太,虞某与陈老太的长女张女士相识十余年。死者家属起初以为老太系自然死亡,老太死后虞某还镇定地 ” 教 ” 家属处理后事,家属后来调取监控才发现老太系被虞某闷死。

案件发生后,保姆虞某作案动机一直成谜,一审判决资料显示,虞某在照顾陈老太几天后又答应他人在 2020 年 5 月 3 日做护工,而她闷死陈老太的日期恰好在一天前;虞某在接受审判时称,自己作案是 ” 一时糊涂 “。

详细报道:

江苏保姆闷死 83 岁老人 案发后对家属称 ” 我对你母亲好得不得了 “

监控视频中,保姆虞某用毛巾捂住老人的脸,并坐在她的胸口、头部。大约过了 20 分钟后,83 岁的老人死亡。今日,这次发生于江苏溧阳的 ” 保姆闷死老人案 “,引发社会关注。

新京报记者从溧阳市公安局了解到,此事发生于 5 月 2 日晚。目前,保姆虞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件正在侦办中。

被害者家属回忆,事发后,保姆的表现异常镇定。她否认杀害老人,说 ” 我对你母亲好得不得了 “,后来得知室内有监控后,她便不再说话。

老人的大儿子张阿包猜测,虞某作案可能是因为想去其他地方干活。张阿包说,事发前,有地方向虞某开价 ” 每个月三千五、六百元 “,她曾说过想要离开。

监控显示保姆坐在受害老人胸口。 来源:现代快报视频截图

蒙头、坐胸口 20 分钟致老人死亡

张阿包告诉新京报记者,83 岁的母亲身患糖尿病。一个多月前,母亲瘫痪在床,无法行动,因此,大儿媳便来照顾母亲。因儿媳常常 ” 翻不动母亲的身体 “,家属们便请保姆虞某来帮忙。

虞某是溧阳市人,今年 67 岁,她是老人家中请来的第三个保姆。据媒体报道,虞某之前在溧阳一家医院里做护工。

受害者家属称,主动找虞某当保姆是因为对方有经验,而且大家都是 ” 乡里乡亲的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虞某的主要工作是为老人擦洗、喂食,每月工资 3000 元。

5 月 2 日是虞某来老人家工作的第 8 天。老人的二儿子张阿留回忆,当晚 10 时许,他还跟母亲聊了聊天,” 母亲说肩膀有点不舒服,我给她揉了一会。后来母亲叫我睡觉,我就去了。”

张阿留离开 5 分钟后,保姆虞某动了手。房间内的监控视频显示,她拿出毛巾捂住老人的头部,还坐在老人的胸口长达数分钟。老人手脚颤抖、不断挣扎,但虞某无动于衷,坐在老人胸口时,她还摇起蒲扇。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保姆打电话对张阿留说 ” 老人不行了 “。张阿留下楼查看并在床前大声呼唤母亲,但母亲已无法应答。

事发后,保姆虞某的表现异常镇定。据媒体报道,虞某当时告诉张阿留要为老人擦洗身体并换上寿衣。” 不要慌,我送走了很多人,这个我懂。” 虞某说。

张阿包得知此事后,也赶往母亲家中。他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当时,母亲已经死亡,保姆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神情十分冷静。

张阿包说,在看到监控视频画面前,他根本不相信保姆居然杀害了母亲。

事后面对家属质问,保姆不承认杀人

室内的监控是近期安装的。张阿包回忆,母亲曾说此前请来的保姆对她有过打骂,因此,家属找来了新保姆虞某,并在房间里安装了监控。”(安装监控)是为了观察保姆对母亲好不好。”

虞某来到家里后,家属们觉得她照顾老人细致周到,因此对她放松了警惕,但家人事后回放监控视频时发现,虞某经常不给母亲喂食,” 只顾着自己吃 “,还曾将母亲的被子仍在地上。

命案发生后,张阿包曾当场责问虞某:” 你怎么把我母亲害死了?” 张阿包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对方的神色并无太多变化,她一直否认杀害老人,说 ” 我对你母亲好得不得了 “,后来得知有视频监控后,她便不再说话。

次日凌晨,老人的家属报警,警方赶来后将保姆带走调查。据警方后续的通报显示,5 月 3 日凌晨 1 时许,110 接警中心接到报警称,老人陈某于昨天 23 时许在溧阳市别桥镇家中死亡,死因可疑。接警后,溧阳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

5 月 12 日下午,溧阳市公安局通报此案称,5 月 2 日晚,保姆虞某采取用衣被蒙住陈某头部,坐在陈某胸口、头部等手段致其死亡,目前,虞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对于保姆作案的动机警方并未公布,但张阿包猜测,虞某作案可能是因为她想去其他地方干活。张阿包说,事发前,有地方向虞某开价 ” 每个月三千五、六百元 “,她曾说过想要离开。

闷死老人保姆对邻居说存钱越多越好 有人称其很温柔

5 月 2 日,67 岁的江苏溧阳保姆虞某将其服务的 83 岁老太闷死,被房间中的监控探头拍下,引发广泛关注。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虞某此前在溧阳市人民医院做护工,收入较高,后来由于医院开展 ” 黑护工 ” 整治行动而离开。在曾经共事过的护工眼中,虞某的形象截然不同——有人指其霸道、抢活儿,也有人认为其温柔、懂礼貌。

溧阳市人民医院方面表示,黑护工是医院的一大顽疾,存在管理困难、病人疏于照顾等情况,因此,医院引入健康管理公司对护工进行统一规范管理,清理黑护工。不过,新京报记者发现,由于黑护工和正规护工存在价差,黑护工群体在医院中依然存在。

多面印象:有人称其霸道,有人称其温柔懂礼貌

在担任保姆之前,虞某曾在溧阳市人民医院做过护工。据官方网站介绍,溧阳市人民医院是一家三级乙等医院,有着 70 多年的历史。2017 年 9 月,医院搬迁至占地 10 万余平方米的新院区,有一栋 22 层的崭新住院楼。

5 月 13 日,新京报记者在住院楼中向多位护工询问虞某的情况。今年 65 岁的护工吴小姝(化名)表示,自己以前从其他护工处听说过虞某,” 她是这里的一霸。别人只服务一位老人,她要服务两个、三个。别人的活儿都拉过来给自己干,工资她一个人拿。” 吴小姝还听说虞某曾和病人发生过争吵,但不知道具体情况。

然而,在另一位护工徐悦(化名)的印象中,虞某则是个温柔、懂礼貌的人。2019 年上半年,她和虞某分别服侍两位住在同一间病房中的老人,共同相处过约十天。徐悦记得,虞某说话轻声细语,嗓门不大。平时徐悦来到病房,虞某还会很客气地主动寒暄,” 你来了,你吃饭了没有?”

徐悦和虞某当时同处的病区中,大部分病人神智不清,自理能力差。徐悦说,虞某当时照顾的那位老人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然而,虞某从来没有向徐悦抱怨过工作忙、工钱少,一直默默完成本职工作。

有一次,徐悦服务的老人体温高,虞某还过来帮忙,很有经验地用毛巾蘸冷水擦拭静脉位置的皮肤,帮助老人进行物理降温。” 我感觉她人不大坏嘛,怎么会这样呢?” 虞某出事后,徐悦感到惊讶、费解。

对于吴小姝所称虞某同时服务多位老人的情况,徐悦证实,虞某确实同时服务过三位老人。” 有的病人病情轻,只用帮打饭、买东西、挂挂水。” 不仅如此,虞某还会到住院楼大厅里主动 ” 拉客 “,看到带着老人的家属就会迎上去问 ” 你家要护工吗?” 这样的举动在护工群体中并不常见。” 揽活儿揽多了,总会让其他护工看着不满的。”

而 2019 年上半年,二人同时照顾老人所在病区,由于病人病情普遍较重,该病区严禁护工 ” 身兼多职 “,使得虞某失去额外收入,但徐悦印象中,虞某也并没有抱怨过。

5 月 12 日,被害老人生前居住的床榻。一旁保姆睡的铁架床已被竖起。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

曾在医院做护工收入较高,对邻居称要存钱越多越好

5 月 13 日,在溧阳市别桥镇某住宅小区内,新京报记者找到了虞某居所。该住所由住宅楼一楼车库改建而来,卷帘门所在的位置被改装为铁质防盗门。据一位邻居称,车库的平均售价为 8 万元左右,虞某和老伴儿今年春节后才刚刚搬进来,而车库背后的住宅楼中便是两人大女儿的家。

5 月 13 日,别桥镇某小区中。保姆虞某家门紧闭。邻居称其于今年春节后在此居住。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

另一位邻居表示,她知道虞某在医院做护工,有一次和虞某闲聊时,她问虞某年纪这么大了,为何还要出去做工?” 她说闲着难受,还是要做的,存点钱。我说你已经有存款了,她说要做的,钱越多越好。”

多位护工和邻居告诉新京报记者,虞某和老伴儿都在溧阳市人民医院做过护工。在别桥镇,护工被认为是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吴小姝透露,护工的平均工资报价为每天 150 元 -170 元,这意味着,如果同时照顾两位老人,月薪有望过万。如果患者病情较重,日薪还会再增加 10 元左右。

5 月 13 日,溧阳市中心医院住院楼外景。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

护工们普遍喜欢照顾病情较轻的患者,” 陪着玩玩儿,帮着上厕所、打饭就行了。” 目前,吴小姝同时服侍着一间病房中的两位患者,她表示就算给她一万元月薪,她也不会离开医院去当住家保姆。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遇害老人家属表示,给虞某开的工资是每月 3000 元。对此,徐悦直言待遇太低,” 从医院出去的护工有的比护士还懂护理,他们赚的是要比普通保姆多的。” 她表示,去年和虞某共事期间,虞某拿的工资是每天 160 元,也就是一个月 4800 元。

虞某事发后,有声音称虞某是嫌钱少才做出傻事。对此,吴小姝表示,” 嫌钱少可以提出不做啊,只要谈定价格,我们护工就会负责到底。”

5 月 12 日,老人生前居所的一楼客厅桌子上摆着遗像,如今已无人在此居住。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

医院腾退 ” 黑护工 ” 后回家

在医院做护工收入高,为何虞某要离开医院去做住家保姆呢?

溧阳市人民医院内张贴的一则落款为去年 6 月的公告显示,由于溧阳市正在开展 ” ‘独霸一行护工’专项整治行动 “,医院对无组织护工、无健康证和上岗证的护工予以清理,转而委托扬州一家健康管理公司溧阳分公司统一招聘、统一管理。

5 月 13 日,上述健康管理公司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虞某并不在公司的正式护工之列,而是所谓的 ” 黑护工 “。

该负责人介绍,引入健康管理公司对护工进行统一管理后,溧阳市人民医院实行陪护证管理,只有该公司的正式护工或者长期陪床的家属可以申领此证。疫情发生后,住院楼前后大门派驻了保安值守,禁止一般的探望人员进入住院楼,只有持陪护证方可入内。新京报记者从邻居处了解到,虞某是春节过后回来别桥镇居住的。这与疫情发生的时间点重合。

5 月 13 日,溧阳市中心医院住院楼电梯内张贴着清退 ” 黑护工 ” 的公告。新京报记者 海阳 摄

” 黑护工一直是我们医院的一大顽疾。”5 月 13 日,溧阳市人民医院宣传科科长陆伟芬表示。由于病人有客观需求,而黑护工又有着价格优势,因此屡禁不鲜。” 黑护工有些很难管理,他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搬到医院了,搞成一个家的样子;他会天天跟患者跟家属吹耳边风,诋毁我们的医务人员;我们要求护工一对一,但有的黑护工一对多,甚至一对五、跨楼层。家属一走他就跑开了,使得病人处于无人照顾的情况。”

陆伟芬表示,有的黑护工和病区的护士长矛盾很大,过去出现过护士长被要挟、被打骂的现象,护工之间也会为争抢客源打架。

因此,去年以来,院方引入了健康管理公司对护工进行统一管理,并对黑护工进行清理。每个住院楼层都设置了护工小组和组长,护工只能在所在楼层和病区工作,禁止 ” 串楼 “。此外,招聘护工的流程也趋于规范,应聘护工需要出示健康证、上岗证、无犯罪证明。

然而,新京报记者发现,” 黑护工 ” 群体在住院楼内依然低调存在。吴小姝本人即是 ” 黑护工 “,但持有陪护证。她拒绝透露获取渠道,” 只要做得让病人满意,护士长也满意,就行了。”

吴小姝表示,” 黑护工 ” 长期存在的主要原因在于价差。新京报记者从上述健康管理公司一位病区小组长处了解到,正式护工的陪护服务分为半托和全托,如果是寸步不离的全托,费用每天在 220 元到 240 元之间。这与 ” 黑护工 ” 的报价有着几十元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