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就是花花世界的行骗“套路”

如果问大家,从小到大,是否幻想过拥有隐身术?持肯定答案的绝对不在少数。

从各大科幻作品中,就足以看出人类对隐身的痴迷。《哈利 · 波特》的三大圣器之一,就有那件我们再熟悉不过的隐身斗篷。

当科幻走进现实,自然界中,聪明的动植物早已制成了 ” 隐身衣 “。它们能够通过模拟其它物种的形态或伪装成环境中的物体,以假乱真,混淆捕食者、传粉者或交配者的认知,学者把这种现象称之为拟态

说到拟态,动植物可都是伪装的一把好手,兰花更是植物界妥妥的 ” 心机美人 “。下面一起来看看兰花的 ” 美人心计 ” 吧!

骗爱——模仿雌性传粉者,进行性欺骗

说起来你可能会诧异,感情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还能 ” 骗 ” 吗?可不要小瞧了兰科植物,北非的蜂兰,为了让地花蜂帮自己传粉,就化身为 ” 百变大咖 “。它的长相与雌峰极其相似,花的唇瓣形状像极了雌蜂的腹部,不仅如此,它还能模仿雌蜂的气味,通过释放利己素(性激素)来吸引雄地花蜂帮自己传粉。瞧瞧这唇瓣上的特殊斑块与颜色线条,连上面密生的绒毛都与雌蜂一样,也怪不得雄地花蜂会上钩,甘愿为蜂兰义务劳动了。

蜂兰(Ophrys apifera var. aurita)图片来源:Wikipedia

镜蜂兰(Ophrys speculum)图片来源:Wikipedia

骗吃——模仿传粉者的食物

自然界中很多花儿和蜜蜂之间是有暗号的,有的花朵会通过花瓣上的深色斑点,告诉蜜蜂这儿有花蜜,这种斑点被称为 ” 蜜导 “。然而蕙兰花瓣上有斑点却没有花蜜,它就巧用 ” 蜜导 ” 来欺骗传粉者。

这种模拟成传粉者食物的欺骗行为其实有更专业的名称,叫食源性欺骗。拿兰花来说,这种植物会利用昆虫的觅食行为向目标昆虫提供假的食物信号,用没有蜜的花蜜距和假的花粉,诱骗昆虫到花上觅食,以达到传粉的目的。

蕙兰(Cymbidium faberi)图片来源:中国植物志

此外,兰花还可以拟态成某种特定的、对传粉者有报酬(比如花蜜,不能让人家白忙活儿)的植物,即有特定的拟态模型,这种欺骗方式叫 Batesian 拟态。南非的一种兰花 Disa pulchra 常常与一种鸢尾科植物(Watsonia lepida)生长在一起。二者不仅花色相同,花序大小、形状也相似,都由虻科的长吻蝇(Philoliche aethiopica)传粉。但不同的是后者有花蜜,而前者只是一个骗子。兰花靠和这种鸢尾长在一处,同时期开花,模仿后者的花色反射光谱,从而骗得长吻蝇来帮自己传粉。

左:兰花(Disa pulchra)右:鸢尾科植物(Watsonia lepida)

图片来源:google

骗产房——模仿传粉者的筑巢环境

昆虫产卵时需要特定的环境,兰花抓住了这一点,它利用昆虫的产卵行为,拟态昆虫的产卵地,吸引昆虫进入花内产卵,达到传粉的目的。

比如具有退化雄蕊的长瓣兜兰,会悄悄在自己的花瓣或唇瓣的基部,” 画 ” 出星星点点的 ” 蚜虫 ” 群—一粒粒黑栗色的突起物或者棍棒状腺毛,模拟食蚜蝇的产房,诱骗食蚜蝇掉入 ” 陷阱式 ” 的囊中,使其帮忙传粉。

长瓣兜兰(Paphiopedilum dianthum)图片来源:中国植物志

兰花的 ” 行骗高招 ” 还不止这些,科研人员通过对中国特有珍稀濒危植物毛瓣杓兰(Cypripedium fargesii)进行历时四年的传粉生态学研究发现,毛瓣杓兰的叶片也参与了拟态过程,叶片表面具有深褐色斑点(拟态被真菌感染),花也会散发出腐败叶片的气味,来达到诱骗扁足蝇传粉的目的。

毛瓣杓兰(Cypripedium fargesii)图片来源:中国植物志

行走的兰花伪装高手

说了这么多兰花拟态,不得不提的还有另一个名字里也带兰花的拟态高手——兰花螳螂(Hymenopus coronatus)。多产于东南亚热带雨林地区昆虫纲的兰花螳螂,有着 ” 世界上进化最完美的生物之一 ” 的美称。

兰花螳螂 图片来源:版纳植物园 夏雪

不得不说,造物者也太宠它了。兰花螳螂颜色鲜艳,胫节膨大,步肢形同花瓣,趴在叶片上它就是一朵花,趴在花上,它就是锦上添花,和花融为一体,难辨真假。兰花螳螂把自己拟态成一朵美丽的花,也是为了守株待兔,这样它就可以等着猎物自己送上门来了。

当然,兰花螳螂并不是一出生就有这么美丽的皮囊的,刚出生的时候像一只暗红色的大蚂蚁,只有在幼虫第一次蜕皮到成虫之前才会呈现白色和粉色相间的花姿,变成成虫后粉色会逐渐变成棕色,白色也会逐渐变成浅黄色。

兰花螳螂 图片来源:google

刺花螳螂 图片来源:google

幽灵螳螂(像一堆枯叶)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这种神奇的拟态现象是物种进化的产物,广泛存在于动植物等生物界,在我们看来的这些伪装套路,其实是生灵为了更好的生存和繁衍所做出的努力。在大自然里,其实就藏着 ” 超能力 “!

参考文献

[ 1 ] Ren, Z. X., Li, D. Z., Bernhardt, P., & Wang, H. ( 2011 ) . Flowers of Cypripedium fargesii ( Orchidaceae ) fool flat-footed flies ( Platypezidae ) by faking fungus-infected foliag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08 ( 18 ) , 7478-7480.

[ 2 ] Singer, R. B. ( 2002 ) . The pollination mechanism in Trigonidium obtusum Lindl ( Orchidaceae: Maxillariinae ) : sexual mimicry and trap ‐ flowers. Annals of Botany, 89 ( 2 ) , 157-163.

[ 3 ] 黄双全 . ( 2013 ) . 植物的骗术——拟态 . 生命世界 ( 02 ) , 78-83.

[ 4 ] 任宗昕 , 王红 & 罗毅波 . ( 2012 ) . 兰科植物欺骗性传粉 . 生物多样性 ( 03 ) , 270-279.